★凱歌、凱歌衍生、靖蘇
★暮星意指梅長蘇——日暮不途窮,熠熠生星輝
★博主歌担;尊敬凱哥
★Illustration by 樹子

阿修罗的瘾(一)【唐川X张超】【唐川X袁雎】

ABO,双cp

【嫌疑人X的献身】唐川 X 【你好,之华】张超

【嫌疑人X的献身】唐川 X 【那年夏天你去了哪里】袁雎


张超酗酒猝死的消息还是罗淼告诉他的,罗淼用的讯息开头是--你终于解脱了。解脱了什么?唐川一片茫然,他正在翻最新的犯罪学期刊,沉浸在最新的研究里,没有意识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他是笑着回应这句话的。然后罗淼告诉他,张超啊,你人生唯一的污点,酗酒,猝死了,死在家里。


他才「喔」一声,反应过来,接着他听到了「匡啷」一阵,他把咖啡杯磕碎了,碎在水槽里。

 

唐川的朋友,其实唐川没几个朋友,从历史的规迹来看天才就很难有什么朋友,得左打右算把边缘的核心的都捞起来才能凑成一个福袋。他的朋友,石泓算一个,还是心灵上的知己,可他们的人生在高中之后重迭的很少,所以石泓不知道张超的事;另一个,勉强算得上朋友,把伙伴和雇佣关系折衷一下的罗淼,倒是知道的。可能再加上几个研讨会上说得上话的大学同学,这些人,他们都是知道张超的。而这些人,他们对某件事的看法也出奇一致--张超是唐川这个大天才人生唯一的污点。

 

唐川把手擦干净,他对某些谁也没办法的理论和公式很有办法,对碎杯子没办法,瓷渣漫在水槽里,他的手干净了,但咖啡溅到了衬衫上,很可能洗不掉,又或许洗得掉,只是他这种人是不会知道怎么洗的。

 

作为一个alpha,唐川回想起来唯一一段「正常的」,和广大alpha类同的岁月,正是发生在张超身上。他也年轻过,为信息素不知所措过,他知道信息素在身体上如何运作,他甚至能背出一系列激素运作的生理反应,可是他无法抵抗,是,如果要他用,他会用抵抗这个词,他无法抵抗张超。物理系绝顶的高材生,无法抵抗一个食堂打饭的小弟,这个类比是不对的,过于标签化也不够政治正确,但所有人都这么说--教授们捧在掌心的眼珠子学生,怎么就看上一个大学食堂里打饭的食堂小弟了呢?

 

那些人甚至连张超做什么都搞不清楚,但唐川还记得,他还记得一些芝麻蒜皮毫无意义的小事,他精贵的大脑对琐事所有的记忆体,好像就只长在那年的张超身上。他还记得,张超不只在食堂打饭,食堂的垃圾和地板也是他清的,是张超的业务范围。

 

唐川还记得张超对他笑的样子,记得张超满面是汗,头上包着一条有点油渍的白巾,汗滑过张超的眉毛,耳朵,像顺着风滑下的银杏叶,张超看了他一眼,笑着说--你怎么那么瘦啊,我多给你一块排骨吧?


他记得,张超的眼睛是花瓣的形状。


唐川读过无数的诗,或者说他读过无数的书,他看过诗,只是看过,那一刻那些诗里的眼睛有了形状,嵌上了颜色。唐川在那年的夏天多知道了两件事,第一件是为什么会有人写情诗,第二件是什么叫alpha的信息素紊乱。

 

他的心脏跳了起来,撞到天花板,又坠落在张超身后油腻的地上,他看着他的心跳在地上鼓动,而眼前的人在笑,他的血液发出开水烧开的呜咽,他很热,多了一块的排骨此时再没有吸引力了,他只想吻张超。

 

好可怜,人的脑袋怎么可能只想吻一个人,怎么可能只想着一件事,平时他的大脑总要同时思考五、六件事,不然他的大脑会觉得无聊,但原来信息素是这么的可怕,原来信息素会害你只想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另一个人的嘴唇。

 

唐川几乎是拿着那个只有排骨的盘子落荒而逃的,他其他配菜都没点,饭也还没打,盘里只有一道主菜,然后他逃了,他永远记得那是一个很饿的下午,但不仅止于腹中的饥饿。

 

年轻的天才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来消化他仍然是人类,他有性别,他是一个alpha的事,他是一个会发情的alpha年轻男人。这样一件简单的事,他思考得比他们期末最难的一场考试还久。

 

但很值得,天才永远是天才。

 

唐川在期末的最后一天傍晚来到食堂门口,暮色很好,偌大的校园里一片空旷,短期内不会有人再需要到食堂打饭,食堂前一片荒凉。

 

张超在扫地,他在排排桌椅之间挥动着扫帚,唐川觉得张超好厉害,他不会扫地,他拿扫帚的姿势可以被班上的女孩子笑一整天。他往前走,脚步声理所当然地惊动了张超,于是张超回过头来。唐川看到诗作在他眼前展开,又一次地,诗作有了颜色,诗作有了形状,他的心脏又飞到高空,掉到了张超背后的地板上。

 

「是你啊,排骨哥。」张超的眼睛瞇了起来,不像花瓣了,倒有点像月亮,水盈盈的,更像实验室里某种弧度漂亮的管,被倒入琥珀色的液体,正要起反应。

 

「他们说你是物理系的,我不知道物理系在学什么,我就找毕业的学生讨了课本来看。」

 

唐川分神看了一眼张超旁边的桌上,摆着一本普通物理的中译本,他甚至没有仔细看过那本书,太简单了。

 

「这些题都好难啊,我可能一辈子都做不出来吧。」张超说话有一点鼻音,他说这些字时,每个字都像是泡在打翻了的牛奶里。

 

--喔,那我可以教你。 


他的喉咙滚了一下。


唐川不确定他有没有真的说出这句话,还是他只是在心里想了一遍,而事实上他不过是看着张超发呆。

 

他信心满满又信心不足,这些题会比问出一句「我能不能吻你」更难吗?

 

#

 

所以,到那时为止都是展着诗开着花泛着香气的张超,又怎么后来就成了他「唯一的污点」?唐川甚至自己都想不起来。

 

对于张超的事,美好的画面在他脑海里比后来的痛楚深刻,大部分的痛楚则是空白一片,只剩下感觉,就像一块将要好全的淤青,看不见乌色了,只有按下去时会疼。

 

他记得自己是毫不犹豫地标记张超的,在一次张超到他宿舍帮他顺手整理起房间的时候,这在当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波。年纪轻轻就选定伴侣也不是不可以,但那是唐川啊。唐川是谁?唐川是物理系赫赫有名的大天才,是教授们的宝贝眼珠子,是所有理院女孩子们或多或少倾慕的对象。他那样俊秀,优秀得彷佛昆仑山顶飘着仙气的一块灵石。像这样一个,如此无可挑剔,除了天才自带的漠然令人望而生怯外,哪哪都教人神魂颠倒的alpha,怎么就标记了那样一个破砖头般的omega呢?仙石配破砖,注定在毕业后要去国外顶尖学府做研究的大天才,标记了食堂里一个打饭的,这是多少人匪夷所思的事。

 

张超是否用卑劣的手段勾引了唐川?无数的人发出这样的疑问。

 

唐川不太清楚这些事,又或者说他知道,但他不太上心,他那时正悉心地教张超每一道物理题,在每一个昏黄的午后,慢慢地教,任凭张超错过一遍又一遍,也没有不耐烦,直到张超轻佻地吻他,弯着眼的笑,说,我的脑子动不了啦,但其他地方还是可以的。

 

于是唐川终于忘记了物理题,动起别的地方。

 

日复一日,唐川耗费无数的时间反覆教张超一些怎么也学不会,在他眼中几乎等于一加一的题目,每回他等张超扫完地,便开始教他的omega。他不嫌烦,他终于意识到作为一个alpha的好处,就是和他的omega有一生的时间可以挥霍,他甚至想着要怎么帮张超申请一间不用什么条件标准只用钱的学校让张超继续进修,张超不是想进修吗,张超之前和他说过的。至于钱从哪来,他可以解决,他从大一就开始破格当教授的助理,参与校外的几个学术计画,他去的学校必然是全额减免,申请到的几笔奖学金可以给张超用,去年暑假他去国外做了暑期实习,韩国的naver给了他一大笔酬金……他摸了摸张超的头。

 

直到那一日,直到他在张超的房间里看到那个beta的那一日,他都觉得奇怪,奇怪,这事不该发生的。

 

张超在哭,张超的脸埋在手臂里,他说:「为什么出轨找乐子?你问我为什么?唐川,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无聊怎么能这么无聊!床下无聊,床上更无聊,跟死鱼一样,不对,电钻,除了动你还有什么招?还有我们的生活,做题之外你还会做什么,每天每天,我上班下班,累得半死,给你拉着做题,上床,睡觉,结束一天。我是天才吗?我不是你这种天才,我是凡人,凡人就需要娱乐,凡人有凡人的生活,你凭什么拖着我陪你过天才的人生!你问我为什么出轨?因为我需要乐子,我受不了你这种人了!无聊透了,无聊透顶了,完美到……无聊透顶了!」

 

张超说--

 

我跟你在一起,得到最多的就只是那一点虚荣心,其他什么也没有。

 

人人都想要的人,偏偏就属于一个这么烂的我,我开心得要发疯了。

 

张超在哭,如果开心得要发疯了,又为什么要哭?唐川在那一刻好像又从凡间回到了天上,不是他愿意回去,是他的omega亲手将他推回去的。

 

他又不知道怎么当一个人类了。

 

他的omega后来再也不肯见他,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时,张超憔悴得不成人样,酗酒,眼底再没有花瓣和琥珀色。张超用力地在门口推了他一把,力道大得不像个omega,唐川狠狠地摔在门板上,张超鼻尖抵着他的鼻尖,他觉得张超好像在哭,嘴里的酒气都是湿润的,张超说──回去吧,回你天才的人生去吧。

 

#

 

张超出轨的事闹得人尽皆知,那年冬天唐川就出国了,他们没有再联系过,当年他打算让张超和他一起出国用的那笔钱,此后他也再没有动过,他总觉得那笔钱是属于张超的,哪怕张超最终没有用了他。

 

而三十岁这年的冬天,罗淼告诉他,张超死了。

 

你的omega死了。

 

你人生唯一的污点消失了。


(续)


写在最后:

这篇我想写挺久了,主cp是【川雎】不是【唐张】,架构都想好了,但之前一直没有找到一个足够说服自己的理由让唐川对袁雎着迷或起兴趣,直到看了之华,啊,瞬间觉得一切都完整了(???

之华是今年三月看的,在飞机上,看到快睡着,这部片完全不适合在飞机上看,节奏慢到不行。但我觉得歌歌演得不错,没看过的人可以去看看cut感受一下。歌本人天生就才华昭昭,又是圣母+完人的性格,张超离他太远太远了,所以他并不是一开始就很好地进入张超这个角色,是演到一半突然进入的,但进入之后状况非常好,我对这个角色瞬间就产生了厌恶,怜悯和可笑的感觉,那时就一直挺想写一篇张超的拉郎。(我大概是所有不像小胡老师的小胡老师角色爱好者)

这篇的川雎其实就是X猫爸哪背景下的川雎,袁雎是个拳击手,不是逃犯。大纲想好非常久了,但因为X猫的爸哪半坑了,川雎CP的背景后来就没有写到,但我就先不打X猫的tag了,真能写完写到小猫再说,因为好像很多人把那个tag设为特关,就不让大家点进来后瞬间:?????猫呢?……又惊又诧了


评论(28)
热度(118)
© 暮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