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歌、凱歌衍生、靖蘇
★暮星意指梅長蘇——日暮不途窮,熠熠生星輝
★博主歌担;尊敬凱哥
★Illustration by 樹子

寵-下【誠台】

上篇:寵-上【誠台】

PS.1 这篇挺有点意识流的,最好回顾一下(上)篇



『我曾经以为,几乎要以为,那是因为阿诚哥特别喜欢我。』

 

『结果不是啊……。』

 

#

 

明诚唇角深刻地划拉着,一道深深的沟壑埋藏他的沉默,他们不该浪费时间在这些事上,他的理智滴嗒滴嗒敲打着他,晚些他还有明楼交办给他的事,明台只是其中一项,纵然是对他而言优先于其他事的那一项,却也只是其中一项。

 

「明台,小少爷,你到底希望我怎样?」

 

明诚拖来了一张椅子,坐在明台面前。

 

明台看起来非常沮丧,更明确一点该说是气力放尽的空旷,如果明诚懂他在问什么,那明诚就不会问出这句话。

 

「阿诚哥。」明小少爷的声音低低的,质感像底层空洞的流砂,而那一点明台说话时惯有的糯,彷佛流砂间仅存的湿意,「阿诚哥」几个字,就靠那一点稀薄地湿意相系着。

 

虽然沮丧,但他还是那个明台,他还是问得出一点像这样的话,比如:「阿诚哥,不是我想怎样,是你自己。你自己怎么想我的?我就想知道,我对你来说是特别的吗?」明台又问了一次。

 

我怎么想的,不重要。

 

明诚不觉得自己的想法之于明台有什么格外值得一提的特殊性,但小少爷的问题其实是简单的,小少爷当然特别。

 

「小少爷对我来说永远是特别的。」明诚拍拍明台的手,他站起身,有玉树之姿,仍是那么无懈可击,他准备走了。

 

明台眨巴两下眼睛,他的神色此刻已恢复寻常,再看不见沮丧。

 

他也从床畔站起来,快速地拥抱了下明诚。

 

明诚看不出明台满意了没,也不知道这个碴是否过去了,但他该离开了。

 

「再见,阿诚哥。」

 

明诚顿了一下,他回过头,明台其实已经不小了,但那对桃花眼总清亮亮的,总让他有明台尚且是个孩子,而他们仍在当年的错觉。明诚看着看着,勾起一丝微笑,「再见,我的小少爷。」

 

#

 

明诚很久没有再去北平,他没有心力去细想这是否是某件事、某个场景亦或某句话的结局,大半时候他都在思索、战斗与奔波,有时他想起明台,想起明台从小到大和他说的那些再见,有几次格外刻骨,比如明台上火车的那一日,有几幕则是淡却铭心,像是他们此前的最后一次告别。

 

明诚心狠,所以他不吝去想那是否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告别。

 

如果知道那是最后一句阿诚哥,明诚想过,他或许会愿意多说些什么。

 

他也许会愿意说些傻话,但这又是个悖论,因为明诚不说傻话,也因为明诚知道自己此生仅有的几次犯傻,都用在了明台身上,而那几次傻无一例外地给明台的人生带来无可挽回的剧变,被众人溺宠的龙,离他的宫殿越来越远。

 

明诚从此再也不愿犯傻。

 

直到战事结束,命运推着他离开了东方,他还会想起那个并不明媚的午后,想起他吞下了一个应当由他反问明台的问题。

 

『明台,小少爷,你问的特别是哪一种特别,或者是和谁相比的特别?』

 

#

 

他想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明台正在用破落的义大利语让老板为圣丹尼尔火腿切片,老板听不懂,但好美的义大利人又不愿将这个漂亮的东方男人赶出去,正僵持着。

 

其实明诚的义语修得顶好,该说他欧陆的语言都会上一些,又或者不只一些的程度,明台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但明台硬是坚持着,不肯求助明诚。

 

最后还是明诚主动插口,才完结了这事。

 

明台不肯求助明诚,已然颇有一段时间,具体表现为明台不肯让明诚为他做任何事,彷佛明诚不是从小一起长大、出生入死过的哥哥,只是一个人,共同行动的另一个人。

 

此刻他们一前一后,明台远远地走在前方,拎着装有火腿的袋子,明诚则走在他后面几米远处。

 

明诚知道明台在用行动和语言告诉他,他不再是他的阿诚哥,明小少爷的阿诚哥留在了那年那个并不明媚的午后。

 

于是明诚停下了脚步,他停在那条砖石坑坑巴巴的大道上,凝视着明台的背影往前走、往前走……。

 

明诚不确定明台有没有顿了那么一下,他们两个都是退休不久的特工,对脚步声的敏感超乎常人。明台知道他停下脚步,一如他不用看着明台走也知道明台正继续往前走。

 

明诚再抬头时,已经看不见明台的背影。

 

再看不见明台的背影后,明诚朝另一个方向走。

 

他还是习惯明台要什么就给什么,他还是习惯这样宠着明台。

 

明台花了十年学会叫他阿诚哥,又花了快另一个十年,遗忘了这个能力。

 

明诚不忍心再教明台学会一次「阿诚哥」,他们当时已然互道再见,尽管那两个再见的意义不同,但明诚已不再忍心让明台学习任何东西了。

 

#

 

明诚一个人展开独居生活后的某一天,他的房子遭了小偷,这对明诚来说根本不能算问题,甚至带枪的小偷对他来说也不是问题,是以他脚步悠缓的上楼,说是悠缓,其实静的落针可闻。

 

出乎他意料又可能其实不出意料地,一个侧影熟悉的小偷蜷缩着腿,睡在他的沙发上。

 

明诚慢慢走进客厅,在他站定时,睡着的那个人慢慢张开了眼睛。

 

「为什么走掉了?」

 

那个人问得极无理取闹,也或许只有这个人,能这样无理取闹得理所当然又肆无忌惮。

 

「因为你让我走。」明诚平静地叹气。

 

「我找了很久……。」明台咬咬唇,他其实有很多话该说,先于这句的话该说,但此刻他却急着诉苦。

 

他焦虑地走到窗边,月光笼着他。

 

「一开始我想,如果我不是对你最特别的那个,那就算了,你对我好,是顺便还是习惯都无所谓,反正我也不在乎。」

 

「我不是一定要有阿诚哥。」

 

「我也可以只有明诚。」

 

「或者不过是毒蝎有一个叫青瓷的同志。」

 

但……「可、可是你不能让我连明诚都没有啊。」

 

「明台。」

 

明诚打断喋喋不休的青年,青年的背影焦虑、脆弱,而困惑。

 

「我一直在这里,明台,小少爷,你希望我怎样特别?」

 

「明台,只有人跟着房子,没有房子跟着人的。」

 

明诚走上前,在月光里,他伸手拂过了明台额前的浏海。

 

有一剎那间他想,或许我把他宠过头了;或许我该试着再教他一声「阿诚哥」。

 


(完)





PS.2 憋再说什么太太回归啦,我idol都没回归我回归什么劲呢也太心酸,不过就是出张OST的等级罢了。

然后思考了一阵子觉得要不还是说一下好了,「太太你回归啦」这样的话会强烈降低我的写文动力,上升水瓶的我逆反心比较重其实,我会在心里偷偷地想:『哼!更一篇文就可以算回归了吗?』(X)实情是我真的没法回归,这我心里有数的,所以大家不要一直说我回归啦,会害我心里挺虚挺抱歉的,压力好大。

寻常地写写其他留言就好啦w

PS.3 催更是人之常情我很理解,我自己也有那种超级想看到后续,抓骨挠心的文。

但我其实想和大家解释一下作者不更文多半是三种情况:(一)出坑爬墙(二)没手感 (三)生活极度忙碌。

第一种自然没办法,但第二种和第三种常常是连结在一起的,生活极度忙碌会把写文需要的情感掏空,进而导致没有手感。这种情况下,如果是针对文章内容留下长评或短评激发作者动力那还是很有可能成功的,我自己常常去给喜欢的作者留长评变相催更;另一方面,因为作者已经透支了,纯留下一句「求更文」通常会让作者在更加焦虑爆棚的情况下进而弃坑,这放在哪个圈都是通用的。

最后祝大家都能用正确方法施肥浇水,把喜欢的作者养得肥滋滋天天更新~



评论(14)
热度(153)
© 暮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