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歌、凱歌衍生、靖蘇
★暮星意指梅長蘇——日暮不途窮,熠熠生星輝
★博主歌担;尊敬凱哥
★Illustration by 樹子

<現實悖逆論>-4.5.2【凱歌】

一個凱歌參加「我們結婚了」的故事

上篇連結可以戳 tag



  让老子抓狂的第二周放送很快就到了。

 

  期间我安装了个程序在電腦里,开着网页帮老大的「我结」自动刷点阅率,这节目看第二次对我心脏不好,但我尽力。

  

  上集的片尾是王凯和老大去餐厅吃饭的画面,杯盏交错衣香鬓影,老大美如画,所以他们就把那段视频拿来做成片尾曲。巴塞罗那我前两年去过,作为IT男,除了一身是病和肝硬化之外,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中年的时候有点小钱,然并卵,没女友。

  艺人真辛苦,那个时间点还要吃饭。

  身为一个陈年胡椒,完全看得出老大在最后有点喝醉了,对着王凯呵呵傻笑说他想睡,「凯哥凯哥」的叫,我的血压又急剧升高,而老大喝的不过是一杯爱尔兰咖啡,果然是胡歌,货真价实,不是「我结」找了人皮面具套上的。

 

  第二集镜头的第一幕就是睡得死死的老大。

 

  然后画面移到一旁翻来覆去的王凯身上,王凯突然坐起来,打开小夜灯,伸手在老大耳边啪地用力一拍。

  画面上有字幕批注,王凯在打蚊子。

  十二月的巴塞罗那还有蚊子,王凯拿了张地图,一边给老大扇风,一边打蚊子,老大看起来不怎么安稳,似乎是喝了酒后很热,又有蚊子的关系。

  后来王凯从老大的行李箱找出来一件棉质短袖,把老大抱起来,让老大靠着他的胸口把老大的衣服脱了,又帮老大换上舒服的短袖。

  我心情有点复杂,不知道镜头以外,有没有一个人也对老大这么好。

  完了,我要对王凯吃瓜群众转路。

 

  这集的重点看起来是他们要在圣家堂办婚礼。

  怎么会这么快,爸爸还没做好心理准备!

  我应该在看这个节目的时候带个血压计,死在计算机前还能留下数据。

 

  为了圣家堂的婚礼,节目组请两人各自准备给对方的戒指,且在婚礼之前向对方保密。

  「我结」这次玩得真大,圣家堂也能包下来。

  一开始是老大的画面,老大看起来特别特别开心,感觉得出来他很喜欢巴塞罗那,他在小巷子里穿梭,我还记得巴塞的小巷子里有不少玉石宝石店,很快老大找到了一家他看起来顺眼的。

  然后,拿出一张自己画的戒指设计图。

  那是很简单的设计,看得出来是以植物为造型的发想,指环是茎叶,点缀碎钻,绿宝石下以花为托,看不出是什么花。

  照我对王凯的印象,我以为老大会选向日葵之类的植物。没想到字幕解释,宝石下的花,是白花曼陀萝。

  老大笑笑地说,白花曼陀萝是纪念奇迹般逃出耶路撒冷监狱的圣人,圣贝德罗的花朵,以伴侣的角度,他希望他所爱的人能次次避过危难,平安幸福。

  果然有很多门道,十分有老大一贯的风格。

  不过老大做事从来不会只有一种解释,于是我上网查了一下白花曼陀萝的花语:「适度」。

  白花曼陀萝在南欧大量种植,没想到老大连地理位置都考虑到了。

  百度说白花曼陀萝花语是「适度」的原因,在于这种植物里含有麻醉剂的成份,敷在伤口上可以缓解疼痛,与酒一起吞下会让人愉悦、想笑,微量的服用能令人立刻恢复元气,服用过多时却会招致幻觉,严重则让人发疯。

  是既美丽,又危险,又疯狂,但同时能让人治愈的花。

  所以接触时必须「适度」。

  总觉得别有深意。

  但老大的深意都太难懂了,我放弃理解。

  

  后来镜头切到王凯。

  王凯在画面上笑着说,胡歌大概会自己设计戒指,那人心思太巧了,他再巧也巧不过胡歌,所以他现在十分困扰。

  你说对了。

  我发现王凯意外地非常了解老大。

  和老大去钻小巷子不同,王凯直接去了巴塞的精品大街,然后走进一眼看起来就是最贵的那家珠宝店,里面还有讲中文的专门人员服务,好聪明啊,要我就会选这条路。

  像老大那样去小店跟英文很烂的西班牙人沟通简直就是酷刑。

  王凯挑了一款和老大气质很合的戒环,镶着半颗鹌鹑蛋大的钻,王凯说,婚姻嘛,最好有钻石那么坚固。让我想起琅琊榜里的大珍珠,王凯还问服务员有没有鸽子蛋大的,当然没有,而他说出鸽子蛋的时候我总觉得他是故意的。

  买完钻戒后王凯说他想再买一条项链,他说胡歌的工作应该要常常拔戒指,为了配合衣服,与其戴着不如挂着方便。

  糟糕,这个男人好周到啊,爸爸有点动容。

  那条很细的项链用青金石点缀,挂扣上镶着海蓝宝和月光石。

  这时网络营销号纷纷出来科普一波,说青金石很适合胡歌,因为青金石是提升灵性和平静的宝石。

  非文化人如我搞不懂宝石,只看到那些都是钱,好多好多的钱,王凯真舍得花,而且王凯签单的时候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王凯又问能不能在戒环内侧刻字,当然可以刻字,这种店要干什么不可以,只要你花钱。

  服务员问王凯要刻什么,王凯好像早就想好了。

 

  他说要刻中文,五个字:「当爱之入骨」

  看到这里时我觉得很有趣,老大选的花,花语是「适度」,而王凯刻字则是「入骨」,十万八千里的两个人。

 

  不过「爱之入骨」就爱之入骨,为什么要加一个「当」?

  我果然是理工男。

 

  因为太在意了,我忍不住微信给在大学时跟我交情不错的中文系妹子。

  我问她说最新一集的我结你看了没,她说看了。

  我又问那「当爱之入骨」是什么意思?「当」不嫌多余?

  妹子说她正觉得这段很有意思,没想到王凯是个用字这么谨慎的人。

 

  当可以说是「应当」,也可以说是「定当」。

  「应当」是我应要,「定当」是我定然会。

  所以是:我要我也会,爱你入骨。

 

  操。

 

  妹子在微信那一头小火山喷发,我在电话这一头想王凯真是个邪恶的男人。

  爸爸需要驱魔仪式。

  爸爸服气,但爸爸又不甘心。

  爸爸、爸爸……爸爸好纠结。

  我又和看到蚊子那段时一样复杂,这只是个节目,出了镜头之外,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也对老大说,当爱你入骨。

 

 

  老大订制完戒指后看来超级开心,像是巴不得下一秒就快转到圣家堂的婚礼,老胡椒都知道老大素来是个不会隐藏感情的人,我以前以为情商高的人都很会控制感情,后来看到老大才知道,他们未必会隐藏自己的感情,只是能控制自己的行为。

  王凯看起来就镇定多了,笑笑地听老大说一定会给自己一个独一无二的惊喜。

  然后说:「好,我很期待。」

  不过我觉得王凯准备的戒指可一点也没比老大的差。

  

  后来两人分别拿到了戒指,王凯稳稳连同项链分别收在盒子里,老大倒是像在思索什么似的不断拿出来把玩,不时凝视戒指发呆。

  拿到戒指的当天晚上就是婚礼,期间工作人员又告诉两人,如果两位老师介意的话,交换戒指时套在中指就好。

  两人都说不用,演员没那么多忌讳,就套无名指。

  爸爸好紧张,或许也是我觉得「当爱之入骨」的誓言很重,明明只是一个综艺节目,却真实的让人焦虑……然后我终于受不了把画面按了暂停。

  从冰箱里拿出啤酒,我感觉我得喝点酒精饮料才有办法看下去。

  神啊,我们家老大要结婚了。

  我看着书柜里满满的盘片、唱片,周边。

  我以后也会行善积福,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好好买老大的代言,请给他幸福,让我相信这个人会一直对他好。

  

  老大一身白色西装,没有像平常一样铺上深色粉底,造型师说老大原本的肤色就和白色很配,妆太浓反而不好看。没有上妆让老大看起来又年轻了好几岁,并且有点羞赧和焦灼。

  王凯在另一间化妆室里,一身剪裁合宜的银灰色西装,神情泰然自若……我没有什么好说的,就是一个对男性来说很扎眼的大帅哥。

 

  吉时快到了,在两人看来都正准备要离开化妆室的情况下,画面突然一灰。

  是放送事故。

  老大要给王凯的那个戒指不见了。

  原本要让助理收着,但老大很坚持要自己带在身上,期间换了好几套礼服,老大一直攒在手上,我记得几个镜头前我也还有对那盒子的印象,但现在就是不见了。

  整个化妆室里的所有人都发了疯在找戒指,专门拍老大近镜的摄影师也把摄影机放下帮忙找,所以画面上只剩下原本就安在化妆室天花板角落里镜头的摄像画面,老大也闷着头在找,摄影机拍不到他的表情,不大的房间里很安静,没有人敢说话,老大跪在地上,他刚用发胶梳好的浏海一丝丝垂下来,一定是流了很多的汗才会这样。

  时间越来越紧迫,却依然找不到戒指,房里分出一个人赶忙去通知另一边化妆室的王凯。

  画面切到王凯,王凯的表情有些纳闷,在听完事情缘由后一愣,看不出心绪,先问:「那他呢?他没事吧?」

  工作人员说,胡歌老师正在找戒指。

  王凯沉吟了一下,开始和工作人员讨论解决办法。

  时间点逼近圣诞节的圣家堂太难约了,如果戒指到了典礼开始的时间还是找不到的话,不可能改期再重新来一次。

  王凯又问,那胡歌怎么说?

  工作人员用对讲机确认后,说:「胡歌老师想要再找一找,错过吉时也没关系。」

  王凯想了想,似乎丝毫不意外胡歌的态度,最后道:「我去和他说,你们照常准备,婚礼可以如期举行,没问题的。」

  又转头对他的助理吩咐几句话,他的助理立刻离去,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不知道王凯要怎么说服老大,因为我也不意外老大会固执地想要找到戒指。

  老大看起来是多么想把那枚自己设计的戒指亲自交给王凯,他那么兴奋,那么期待,那么迫不及待,好像一切都不只是一个综艺节目的表演。

  然后在最重要的时刻,戒指丢了。

 

  镜头切回老大的化妆室,化妆室里的其他人都围着老大,似乎原本在劝老大接受什么,而老大,从戒指不见开始,他就始终有意识地背对镜头,不让镜头照到他的脸。

  我觉得老大很可能在哭,或者快要哭出来,我不能确定,他的肩膀没有一般人哭泣时的颤抖,但他的背影看起来快要倒下了。

  很难想象经历过那么多大风大浪的老大会因为一个放送事故而哭,又,如果是因为自己给工作人员带来麻烦而有愧,老大也不会哭,以老大的工作态度,他只会先尽力补救,其他的情绪等工作结束后再说。

  但我觉得老大在哭,所以他不想让镜头拍到他的脸。

  以真人秀来说我应该要能看到老大的脸,但我更怕看到老大的泣颜,老大哭起来的样子可以让人心碎到绝望的地步,在鸡肋剧里看老大哭我一个大男人都会觉得非常难受,在现实节目里看到我一定更不知道要怎么办。

  王凯来了,说给他们几分钟,于是化妆室里的人都退到房间外。

  「歌歌。」

  王凯叫了老大的名字,老大肩膀动了一下,好像突然醒了过来。

  好像他刚刚把自己关机了,关机、断电,什么都听不见,将自己和周围的一切隔绝。

  然后王凯打开了他的开关。

  老大转过头,在戒指不见后镜头第一次照到他的脸,或许是节目组剪接,或许真的就是这样,总之我大概有十分钟都没在画面上看到老大的正脸。

  老大转过身,那张我看了十几年、不能再更熟悉的脸上,是我从来没见过的表情,满脸都是流不停的泪。

 

 

  第二集结束在这里,非常高潮迭起惊心动魄的一集,以综艺节目来说,不能再更成功,还留下一个不得了的悬念。

  我脑海里都是老大哭泣的脸,不知道下一集究竟会如何,不知道戒指会不会在最后一刻突然找到,不知道他们会说什么,不知道婚礼会不会如期举行。

  我一直在思考,现实和戏剧始终不一样,老大可以在早期的戏里哭得梨花带雨,在后来的戏里哭得人肝肠寸断,哭得人气血上涌,又或哭得人无限怅然,但那只是在戏里,我仔细回想过去看的每一部戏,好像过去所有哭戏加起来都没有刚刚画面上的老大看起来那么难过。

  一点都不奇怪,老大这么重感情的人,发生这种事他该多么难受,想想他婚礼前期待的表情,想想他说他要给王凯一个惊喜。

  我彷佛力气被抽干了,感觉在婚礼前一刻丢了婚戒的人是自己,我辗转反侧,长吁短叹,明天要上班,可是我怎样都睡不着,只好爬起来刷微博。

  微博上果然因为这一集的高潮迭起热闹翻了,除了两人的名字,「我结」、「婚礼」、「圣家堂」、「套路」,甚至「白花蔓陀萝」都上了热搜。

  也有一些比较好笑的,比如「签帐不皱眉的男友」、「石油王」,或「嫁王凯,得钻石」。

  以及那句「当爱之入骨」。

  「当爱之入骨」的热搜下少数胡椒和王妃莫名其妙吵了起来,有人认为「当爱之入骨」这句话是王凯内涵胡歌过去传闻中对感情的态度不坚定,爱人不入骨。

  我连吐嘈他们都懒,我愿意帮他们买脑白金,只要这些留言立刻从我眼前消失,谁会花这么多钱只为了内涵别人,真有这样的人我求求那人来内涵我,让老子发财。如果今天王凯在戒指上刻下的是「百年好合」,我觉得那些人也说得出王凯在内涵胡歌,说是让胡歌赶快百年。

  还有很多人说节目组太能套路,这一定是角本,要不是戒指在最后一刻找到,就是胡歌用了节目组早就准备好的戒指,只是为了第二集的后半部能高潮迭起。

  甚至一些胡椒也这么認為,我觉得他们瞎了眼睛,算了,这些人本来就不懂老大。

  老大怎么可能会用别人准备的戒指,他如果愿意,他一开始就不会费心自己订作。

  这些人竟然会觉得老大的感情这么廉价,不知道他们看轻的是老大,还是看轻欣赏老大的自己。

  

  我一夜没睡,隔天是星期一,节目组安排在星期日晚上八点到十点播出,大概就是为了让人在看完后拿两个小时吵架,然后隔天魂不守舍。

  我觉得我很不好,而且我的职业需要高度专注,但我脑海里全是老大哭泣的脸,所以我在下午毅然放弃了这个季度的全勤奖金,向主管请假,离开了公司。

  我走到星巴克,点了一杯抹茶拿铁。

  然后我埋怨起王凯,觉得王凯这人怎么这么没福,我才刚对他累积起一点好感,他就让老大这么伤心,收不到老大的戒指。

  邻座的人看我一直叹气,就问了我一句好。

  我说:「胡歌的戒指不见了。」

  也没想讓对方真懂,作好被当成神经病的准备。

  没料到那人竟然知道我在说什么,看来是「我结」的大获全胜,这佳宾请得太到位,都要变成全民节目。

  「没事,都是套路而已,下集就会找到的。」

  是啊,都是套路。




TBC.




還有4.5.3,番外是三集結束,看了這集大家就知道我當然不是沒事寫番外啦w

评论(58)
热度(277)
© 暮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