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歌、凱歌衍生、靖蘇
★暮星意指梅長蘇——日暮不途窮,熠熠生星輝
★博主歌担;尊敬凱哥
★Illustration by 樹子

極界之北-3 凱歌

一個凱哥回到十幾年前的故事


-----------------


胡歌的母亲对玄关物品位置的摆放其实颇有讲究。

王凯踏进熟悉的房子,从不好找到的位置拿出客人专属的拖鞋,又将混乱的门口归置齐整,达到以胡妈妈来说的完美标准。

胡歌睁圆一双大眼,迷茫闪烁。

「我以为只有我妈那么龟毛呢!」

王凯微笑,「我家也这样摆。」

「还有、这样说伯母是不好的。」

胡歌认真思索他刚刚说错了什么话,为什么凯哥会摆出一副在捍卫自己母亲的态度。

他们在谈的不是他妈嘛?

「哎哟柯柯啊怎么还带东西⋯⋯人回来就好你时间又不多,少瞎张罗。」

胡歌妈妈将胡歌手上的东西接过,看到儿子后方跟进来ㄧ个俊美的男人,贴在儿子身边像ㄧ棵挺拔的松柏。

胡歌瞥了一眼身后的王凯,总不好说是有人提醒我带的,而且感觉姆妈很喜欢⋯⋯。

他最好保持沉默。

「孩子长大懂事了自然想得比以前多,哟这不是你喜欢吃的吗?」

胡歌爸爸跟出来后说的话更是让胡歌感谢自己无比正确的判断,就是凯哥也太会做人了吧。

「这位是?」

「凯哥他⋯⋯是以前学校的师兄。」

「是柯柯的师哥啊,快请进。」

胡歌偷偷转过头对王凯说,「我原本想骗他们说你是哪里的金牌制作人,他们肯定会信。」

王凯睨他ㄧ眼,接过胡歌褪下的大衣挂在沙发旁的衣架上,轻敲了下胡歌的额心。

「就爱作弄人。」

胡歌摸摸自己的脸,王凯的动作自然到他不知不觉被打了,也没觉得哪里不对。

他又滑过自己的前额,火烫烫的。

那里王凯却已经撇下他与父亲说上话。

「柯柯的师哥ㄧ看就年轻有为的好模样,平日里忙,有没有运动保养?」

胡歌听了之后头一歪,在心里猛翻白眼,老头子总是和人没聊几句就要带上网球,这毛病什么时候才消停?

他正想拉王凯衣袖让王凯不必回,就听王凯殷勤地回应道:「这个当然,我平时偶尔也会打打网球。」

⋯⋯⋯胡歌的手缩回来。

「年轻人打网球的少了、少了!」

「柯柯的师哥有没有兴趣陪叔叔来两盘?」

「只要叔叔这个专业的不嫌弃我。」

胡歌回到家坐下没两分钟,便茫茫然跟着兴致高昂的父亲和换上自己运动服的凯哥ㄧ起来到家里附近的网球场。

他则和老妈坐在一旁的长椅上吃母亲爱吃的点心——他和凯哥刚才路上买的那包。

是姆妈爱吃的东西太多,所以凯哥随便选一种都是她爱吃的;还是姆妈爱吃的都是别人家的妈妈也爱吃的,所以凯哥随便挑也能挑中一样⋯⋯胡歌思考着这个他从刚才就困惑到现在的问题。

「柯柯啊,你这个师哥瞧着很正派,仪表不凡,人也是少有的沉稳,你要多和人家学学。」

胡歌凝神看着和老爸已经好几个来回的王凯,嗯嗯啊啊地胡乱应着母亲的话。

哪里高就?

不知道,好像在北京有一间工作室。

年纪轻轻就自己开工作室啊,真不简单。知不知道做什么的?叫什么名字?

忘了,好像什么得还什么舍的,他有给我名片,我放租屋处了,只记得什么阳光⋯⋯可能搞太阳能的?

原来是科技人才,结婚了没啊?

得了妈咪,我又不搞侦探社还婚姻仲介,不记得这么多啦!

你这孩子,不想说就不想说,做什么这样毛毛躁躁地说话⋯⋯。

「哟小伙子球打得挺好,一点也不输我这个教人打球的老头子,哪里学来的?」

「我岳父教的,讨他老人家开心,一开始格外勤勉,如今也不过得些皮毛陪泰山大人练练手而已。」

「哈哈原来小伙子有人管啦,可惜,我要是有闺女,交给你该多省心啊,还能陪我打球、我也开心。」

王凯勾起唇角,发出爽朗的笑声。

「叔叔说这话是折煞我,我才要感谢老大人愿意将他们的宝贝给我保管,是我赚了。」

胡歌对于这其中说话的艺术叹为观止。

胡妈妈瞥见胡歌的表情有些不以为然,小声说:「你这孩子懂什么,像你师哥这样,在无关的外人面前也不吝惜给妻子和岳丈家做面子,才是真的懂得疼人,你师哥ㄧ看就是特会疼人的,不然就是他很爱他夫人。」

胡歌短短「喔」了一声,接过王凯下场后去附近商店买回来的ㄧ瓶饮料。

#

「凯哥,你太太是什么样的人?」

胡歌突然有点好奇,像王凯这样条件几乎十全十美(甚至还能收服他爸妈)的男性,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

王凯微愣过后浅浅笑道:「我的爱人?」

「嗯,是不是很漂亮,宝贝什么的,好肉麻啊。」胡歌挤眉弄眼一脸八卦,眼底闪亮亮的。

「嗯,是个大美人。」王凯憋笑。

「喜欢他的人多了去了,我费了好大一番工夫才追到手。」

「这么不得了⋯⋯我以为凯哥条件已经够好了呢。」胡歌嘟哝,「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我们合作时认识的。」

「欸⋯多讲一点呀,干嘛保密,这样好没意思!」

王凯觉得这任务有点太艰难,胡歌挂在他肩膀上吵着要听他与胡歌的恋爱故事。

「⋯⋯呃我们⋯当时我的公司在搞ㄧ个大企划案,他是外部来支援的、一个特别厉害的技术人员⋯⋯。」

「哎我不要听这个啦。」胡歌嘟起唇,「说点好玩的,你怎么知道你喜欢他?」

「这、开始果然还是因为脸,他长得太好看,谁都喜欢他。」

「啊?膚浅!」

这小祖宗也太难应付。

讲多了不行,讲少就膚浅了。

「后来欣赏他才华横溢,以及尽心尽力,雕琢细节臻至完美的工作态度,重点是他还很谦卑。」

「然后呢?」

「但是出了工作,大部分事情上他都天真单纯的可爱,像个孩子,这种反差让我觉得很迷人。」

「就这样?凯哥你被骗了啦,什么天真单纯一定是假的,只是为了吸引你。」

「⋯⋯。」

「那他喜欢你哪里?」

「他喜欢我⋯⋯沉稳吧?但又能陪他一起闹,他是特别古灵精怪的一个人。」

「⋯⋯听起来蛮普通的。」

不好意思啊我们两个谈恋爱就是这么无聊,无法取悦你自己。

「其实他啊,和你很像。」

「和我很像?」桃花眼瞬间瞪大。

王凯咳了一声。

「我的意思是,和你一样都是处女座。」

胡歌恍然大悟。

「处女座⋯⋯那她会不会让你很烦,觉得她⋯⋯老是想很多。」胡歌断断续续地说。

王凯认真思索。

「他确实想很多,但如果我们吵架⋯⋯不是因为我觉得烦,是因为我生气他思来想去折磨自己,而我帮不上忙。」

「你气她想太多吗?」

胡歌很快地瞄了王凯一眼。

「不,我其实多半是在气我自己。有时候真想打开他脑袋看看都藏着些什么,但又觉得吧,就算我真能打开,看到的或许也是一堆天文密码,读不懂的。」

王凯无奈地笑ㄧ笑。

「所以你还是讨厌她老东想西想的。」

「不,是因为很多时候他的烦恼我也帮不上忙,有时他甚至不愿意提,那让我觉得他不需要我,让我觉得我被隔在他的世界之外,这让我很焦虑。」

「于是我自暴自弃,易怒、生气,我们就吵架了,每次都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胡歌喉结滚动。

「我觉得⋯⋯她不是不愿意提,只是不愿意让你跟着一起烦恼,或者不知道该怎么说,她其实⋯⋯应该很需要你,比你以为的要多多了。」

王凯转过头来看着胡歌的眼睛。

「是吗?他很需要我。」

「最糟糕的时候我也想过,或许没有我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他很优秀,非常优秀,几乎没什么能难倒他,他把每件事都完成地那样好,我好像根本没办法给他任何帮助,可他还是在烦恼,而我连他的烦恼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样我待在他身边的意义又是什么,或许我该离开他,或许还有人比我更适合他。」

胡歌瞪大了眼睛。

「你怎么能这么想?」

「我为何不该这么想?」王凯问。

「她⋯⋯她⋯⋯。」

胡歌的神情混乱而懊恼。

「她怎么会愿意你走⋯⋯。」

「⋯⋯只要你陪着她,只要你在,那她就安心了,什么烦恼都不是问题。你做什么不是重点,你在才是。她哪里不需要你?」

「只是单方面觉得自己没用就要放弃吗?」

胡歌的头低垂着,越走越快。 「闯进别人的生活,自顾自设定目标,没有达到就不要了吗?她只是你的ㄧ个任务吗?」

「我没有这样想。」王凯快步走到胡歌身后,低沉的话语落在风里。

「我只是把他的利益看得高于我的利益,所以我才会感到挫败。」

「而且我不会离开他的。」

「也是。」年轻的脸庞一团孩气,偏头想了想,「你们已经结婚了嘛,再吵再闹也无伤大雅。」

「倒是我多言了。」胡歌神色微赧。

「和结不结婚没什么关系,只是我离不开他,哪怕他不需要我。」王凯笑,「或许是我幸运,碰上那个捏在手里翻来覆去怎么也不想放手的人。」

「所以他赶我我也不要走的。」

「我不确定自己想不想碰上这样的人,如果求不得,不就成了一世心魔。」胡歌摇头。

「也可能我太幼稚,ㄧ点小事便觉不堪负荷。」

「只想着如果终究不得不放手,岂不白苦这一遭?」看向王凯的眼底ㄧ片干净的困惑。

王凯微笑地看着年轻的胡歌。

「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他仿佛可以看见他们在一起前,胡歌当年眼底的迟疑,与故意表演出来的满不在乎。

「但是看到凯哥提起你太太的神情,又觉得如果真能遇到这样的人,似乎比我以为的还要值得庆幸。」

涟漪漾起在胡歌唇角。

「或许,就算苦上这一遭,也不会后悔。」

「如果我真的碰上了。」

「希望是像凯哥这么好的人。」



TBC.

评论(19)
热度(171)
© 暮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