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歌、凱歌衍生、靖蘇
★暮星意指梅長蘇——日暮不途窮,熠熠生星輝
★博主歌担;尊敬凱哥
★Illustration by 樹子

补武陵锁(六)的外连结

一般来说我不补外连结的(叹气)主要是老福特现在检查得非常非常非常严格,很多当初能发出来的文,现在都发不出来了,所以我不太方便为了补连结把文章更新,稍有不慎整个号都会被封而且找不回来。还有一点是我从t-w的网域登入,又会检查的更严格一点,原因大家都明白,就稍微理解一下啦。

但武陵锁(六)的那篇外连结刚好占了重要的心理和剧情转折,我看了一下,如果将来还有人想看武陵锁这篇文吧,跳过了那段实在很有可能连后面再讲什么都不清楚,只好补补看。

由于tw登入的帐号发不了a/0/3的连结(会被吞掉),所以比较麻烦一点。

第一个方法是:会用a/0/3的人,直接search "hsinheart01...

武陵锁(十)【赵启平X马承恩】

欢乐颂-赵启平 X 剑蝶-马承恩

架空古代背景,赵启平皇帝设定

武陵锁(九)【赵启平X马承恩】


说明:(九)的后半有几百字【第二部】的内容,我把它拿到(十)来,这样对于第一次看到的人来说比较顺一点,情绪也不会断裂,另外三千字是这次的更新。


【第二部】


日子倒是靜水無痕似地下去,從武陵殿窗棂的缝隙望外望,也不過是今朝有人死了,明日又有哪個人能死而復生的故事。


後頭的事也無非那麼幾樣,帝王袍袖一摆,馬承恩中毒的事便成重疾難癒,武陵殿的宮人亦以照顧不周為由经受一番洗涤。


明面上,好似帝王照拂,无边风光;...

武陵锁(九)【赵启平X马承恩】

欢乐颂-赵启平 X 剑蝶-马承恩

架空古代背景,赵启平皇帝设定

上篇:武陵锁(八)【赵启平X马承恩】



外头落了一场雨,他随手接过把油纸伞,掂掂,觉得这把该会称手,便支着它走进雨幕。

倒确实称手,他不觉在雨中走了一路,未曾见弃。

如今雨亦发稀落,晴幕将揭。

生在帝王家,这么许多把伞,要找到一柄称手的本不难,这伞,留不留?

是该在殿前薄设一架,置于其上,来日雨幕相伴?

亦或收进库房,日后天雨,自能再寻一把称他手的?

可这大殿之前,宫门深深,彰御威之重,可容得下一座小小的伞架?

#

启平帝闭了闭眼,这一眼他不愿落在马承恩身上,怕太重了。

怕对马承恩太重,对他亦然。

「承恩既有此心,朕当不负你。」

启平...

武陵锁(八)【赵启平X马承恩】

欢乐颂-赵启平 X 剑蝶-马承恩

架空古代背景,赵启平皇帝设定

上篇:武陵锁(七)【赵启平X马承恩】


马承恩毫无悬念地出了事。


这样的事太不出意料,甚至不足以成为一出南戏里的高潮,是以当事情如一锅滚沸的泡冒到启平帝眼前时,君王也不过淡淡说一声:「知道了。」


「朕去看看他。」


盛宠如此,不管蠢笨的聪明的,再没人出手,也就奇了。


马承恩亦作这般想,他进宫未久,尚无根基,一朝进宫,宫里自难滴水不漏,原先宠遇稀薄,又是名少阳,倒没被谁放在眼里;近来倏然获宠却盛宠不衰,还是以如此扎眼的方式,动了许多人...

武陵锁(七)【赵启平X马承恩】

欢乐颂-赵启平 X 剑蝶-马承恩

架空古代背景,赵启平皇帝设定

上篇:武陵锁(六)【赵启平X马承恩】


过了。


甫一离开勤政殿,启平帝便心生懊悔。


今日待马承恩实在过了。


不仅是情事中摆弄太过,更是因为这样带有恶意的施为,其实源于他对马承恩留了太多不该有的关注。


他不该给一个少阳这样浓厚的关注。


君王回到养心殿,心火冷了许多,反越发通明起来。


只是一着棋,一个饵,若非自己失去分寸,也不至动摇如此。


养心养心,何其难也。以万民为念,天下为水,养吾...

武陵锁(六)【赵启平X马承恩】

欢乐颂-赵启平 X 剑蝶-马承恩

架空古代背景,赵启平皇帝设定

上篇:武陵锁(五)【赵启平X马承恩】


亲吻的动静已经溶化成意有所指的水声。


勤政殿虽有休憩处,然负国事之重,本不宜侍君。马承恩挣动身体,却被更加锁死在君王的怀抱内,反困于一方天地;他又张了张口,欲言,随即招来一番唇舌缱绻。


他便算了。


马承恩没有吻过启平帝之外的旁人,他毕竟男身,又非出身显贵,若其他少阳为送入宫中自幼便由家族着意培养,底细干净;如此般未通人事实颇不寻常,然他自小便一意在祝言之身上,于诸事少有留心,不若一般男子,长久下来竟是真的生涩,仿如一...

武陵锁(五)【赵启平X马承恩】

欢乐颂-赵启平 X 剑蝶-马承恩

架空古代背景,赵启平皇帝设定

上篇:武陵锁(四)【赵启平X马承恩】 


水自天下,由涓至泓,不过眨眼。


不只呼喊,连血腥气都一丝不留,全数洗去,更把勤政殿用水幕紧紧裹了起来。


启平帝原本要携马承恩转驾养心殿,此刻见雨势如瀑,便偕马承恩在偏殿暂且安置,马承恩的眼神仍有些空,启平帝自是看在眼里,却也并不理会,君王的手箍在马承恩腰侧,斜倚榻上,就这么静静赏雨。


直过了片刻,马承恩突地坐直身体,像是蓦然醒悟自己身处何地,左右一瞟,更是连忙要从帝王怀间脱开。


「臣...

武陵锁(四)【赵启平X马承恩】

欢乐颂-赵启平 X 剑蝶-马承恩

架空古代背景,赵启平皇帝设定

上篇:武陵锁(三)【赵启平X马承恩】


到底年轻,只除了手脚仍有些松软酸疼,再睁眼时已然烧退。


「外头是乌压压一片跪着?」


「是。皇上旨意,要主子着御赐服制往勤政殿。」


马承恩原本犹自昏昏,将醒未醒,这一下倒是醒得不轻,他猛地转头,眉心微锁,「怎么不叫起我?」说着就要下床,却并未见怎么惊慌。


「皇上吩咐,事不必急,待主子休息足了,何时醒了,再往勤政殿便是。」


马承恩微愕,「唔」了一声,淡淡一句是吗,似有未尽之意徘徊唇侧,...

武陵锁(三)【赵启平X马承恩】

欢乐颂-赵启平 X 剑蝶-马承恩

架空古代背景,赵启平皇帝设定

上篇:武陵锁(二)【赵启平X马承恩】


「这宫里……。」

「假寐争宠的人,许多;在前朝,对着朕假寐的人,更多;睁了眼,说的也是瞎话。」

「朕最烦人,闭眼如尸,牙齿里敲不出一个真字来。」

马承恩两颊生疼,启平帝硬是掌住他的脸,紧紧箝着,迫得他仰高脖子,不得不狼狈半跪,直视启平帝的眼。

君王坐在床畔,一把可谓低沉多情的嗓音仍是那样柔和,与情事中并无二致,只有箝住他下颔的双手和眼中的冰冷有所不同。

「说话!」

「美人如斯,也要学那些迂蠢之物,事腐于内,却对朕闭口不言吗?」

他眼底因疼淤积的水意终于泛滥出来,一滴侧落到启平帝的指尖...

武陵锁(二)【赵启平X马承恩】

欢乐颂-赵启平 X 剑蝶-马承恩

架空古代背景,赵启平皇帝设定

上篇:武陵锁(一)【赵启平X马承恩】


启平帝隔日便吩咐下去,晋马承恩为从四品,一夜连翻数级,并若干赏赐,偏马承恩身世不显,外朝干系不过军中同袍,圣上不卖谁的面子却这样恩宠深厚,一时之间各宫眼热。


「马少阳已是从四品,按规,五品以上的宫妃少阳,一月可有一日固定侍奉皇上,不知陛下欲择何日?」


启平帝唇角微扬,「昨日是几日?」


「十八。」


「那就十八,朕喜欢十八。」


「陛下万寿节亦是十八日,马少阳可谓是深沐皇恩。」内相勤谨应...

1 2
© 暮星☆♪ | Powered by LOFTER